加拿大的历史是移民迁入的历史。在印第安人和因纽特人没有从亚洲到来的时候,加拿大广袤无垠的土地还是一片荒莽。加拿大与亚洲只隔着一道浅浅的白令海峡,几万年前,冰川退缩,海水下退,白令海峡就成了连接亚加的天然陆桥。亚洲人沿着这道陆桥进入加拿大,逐渐发展为印第安和因纽特这两支加拿大土著民族。

这两个民族在加拿大的历史上活跃了数千年,他们或采集,或农耕,或渔猎,在生产劳动中创造了璀璨的原始文明。在欧洲人的殖民足迹没有踏入他们的生活之前,加拿大还是一个原始落后但也平静详和的地区。

15世纪,欧洲开始了大规模的海外探险。1497年,意大利探险家约翰·卡波特(John Cabot)乘一艘英国船到达一个“新发现的土地”–纽芬兰(New Foundland)。他惊奇地发现,这儿的鱼群非常稠密,成群成队的大鳕鱼密密匝匝地拥堵在船的四周,船弦边随便抛下一个空篮就能捞上数条大鳕鱼。直到今天,这片大浅滩(the Great Banks)仍是世界知名的大渔场。

丰富的渔业资源自然吸引了无数的欧洲渔民。为腌制、风干所捕获的鳕鱼,一些渔业基地陆续在岸上建立起来。这些渔业基地除了向欧洲源源不断地提供鳕鱼制品外,还向欧洲提供印第安所产的各种皮毛、特别是珍贵的海狸毛。渔业和皮毛贸易的丰厚利润使加拿大成为吸引欧洲、特别是英法移民的金光闪闪的磁石。

1535年,法国探险家杰克·卡第尔(Jacques Carter)深入圣劳伦斯湾,沿圣劳伦斯河向美洲腹地–五大湖地区挺进。虽然蒙特利尔近处湍急的水流阻挡了他的西进,但他发现了比更多更广的荒凉土地更有价值的东西–皮毛。这次西进杰克·卡第尔采用了当地的休伦·易落魁人的对村落和居地的称呼–“Kanata”来称呼他所发现的地区,后来这个名字所指称的面积越来越广,最终演变为加拿大的国名。渥太华的一个区目前仍用Kanata命名。

圣劳伦斯流域盛产皮毛,在杰克之后,众多的法国皮毛商蜂拥而至,加上法国国王赐予殖民点建立者以诱人的皮毛贸易特权,星星点点的法国皮毛收购点便陆续在该河流域兴建。圣劳伦斯河渐渐成为法国人的殖民势力范围,法国人亲切地把这一片富庶的地区称作"新法兰西"。

与此同时,大英帝国也依托它的海军力量加紧在沿海地区建立更多的皮毛收购点。英法的殖民利益矛盾虽然存在,但法国内陆、英国沿海的殖民分布格局还能使双方相安无事。然而十七世纪后期,法国一扫她的欧洲众敌,一跃成为欧洲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法国政府开始有精力重视它的海外殖民帝国。特别是在1638年至1715年这个时期,雄心勃勃的路易十四加紧了海外帝国的重建。他派军队镇压加拿大印第安人的一支-易洛魁人,任命新法兰西总督,并向该地区投入大量资金,迁入大量人口。所有这一切都与大英帝国的利益发生了严重的冲突,1756年爆发的英法七年之战也势在必然。1763年,英国获胜,“新法兰西”于是摇身一变成为英帝国的魁北克省,从此加拿大进入了英属统治时代。

英属加拿大时代是加拿大历史的一个重要时期,在这个历史时期中,一个自由、民主、独立的国家开始逐步形成。

一开始,英国统治者在魁北克地区推行同化法裔加拿大人政策,但这一政策显然不适用于这个地区。由于缺乏英裔移民的大量涌入,魁北克的日出日落仍带有浓郁的法国色彩。英国统治者开始意识到,要在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中用其中一元的文化来统领其他文化是不可能的。因此,1774年的魁北克法案正式规定了英国刑法和法国民法在魁北克地区的并行地位。这一法案可以视作加拿大今日多元文化主义政策的萌芽。

然而,英法两种文化的冲撞并非一个简单的魁北克法案所能解决。在魁北克地区,法裔加拿大人和英裔加拿大人彼此严重对立。英国政府不得已,只好于1791年将魁北克分为上下加拿大,上加拿大即现在的安大略省,下加拿大即现在的魁北克。

尽管英裔与法裔加拿大人的对立忽起忽落,加拿大始终没有停止朝着统一独立的联邦国家迈进的脚步。早在1812年美英战争爆发前,美国就曾多次入侵加拿大,加拿大人的民族意识开始觉醒。美英战争后,加拿大的经济开始迅速发展,加拿大各省都出现大规模的移民潮。移民为加拿大注入了强大的经济活力。金灿灿的麦浪、此起彼伏的伐木声以及河湖海上流动的帆影构成了一幅生机勃勃的兴旺景象。经济的发展对统一市场和政治自治提出了要求。19世纪30年代,加拿大经济出现危机,魁北克地区出现路易·巴皮诺(Louis Joseph Papineau)领导的法裔暴乱,安大略地区也发生了麦肯齐(Mackenzie) 反对英国统治的叛乱,而且诺瓦·斯高莎省和加拿大省都相继出现民众骚乱。在这种情况下,英国政府不得不调整对加拿大的统治政策,1840年,上下加拿大被合并为一个“加拿大省”。10年后,只对民选的议会负责而不受控于英派总督的殖民政府最终在各地确立了。

19世纪50年代,加拿大又迎来一个新的经济繁荣期。1854年签订的美加互惠协议为加拿大开启了又一道经济大门。铁路的建设开始在加拿大迅速发展,便利的交通打破了各个地区互相隔绝的状态,奠定了联合统一的基础。19世纪60年代,随着互惠协议的结束和美加关系的紧张,加拿大开始谋求自身的团结统一。1864年,爱德华王子岛、纽芬兰、诺瓦·斯高莎和纽布朗斯威克及加拿大省在爱德华岛的夏洛特敦举行会议,初步讨论了成立英属加拿大联邦的建议。1867年7月1日,英属北美法令正式生效,由上、下加拿大和新斯科舍和新不伦陆克联合成立了联邦制国家加拿大自治领。

1931年,英联邦成立,加拿大成为其中一员,它与英国本土并行的自由政治地位得以确认。

和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加拿大也参与了两次世界大战。两次世界大战中,加拿大都派军队远赴欧洲战场,为世界和平与反法西斯的战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半个多世纪前,曾有一位来自大洋彼岸的身材高大的白衣使者,在战火纷飞的中国大地上救死扶伤,以身殉职。他用他的行为传达了对中国人民的美好情谊,他的名字也深深地烙印在中国人的心中,他就是与中国人民患难与共的加拿大优秀的儿子、伟大的和平战士–白求恩。他的故事在中国流传很广,但却很少有人知道有数万加拿大的年轻人在欧洲战场英勇地与德国法西斯浴血奋战。由于加拿大的特殊地理位置和政治经济地位,她完全可以不卷入二战。但是,在连美国早期都没有参战的情况下,加拿大派出了大批军队在欧洲战场与当地军民一起抵抗敌军。当时加拿大仅有1100多万人口,其军队数额就达110多万。加拿大海陆空三军作为反法西斯的主力之一,在欧洲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44年盟军诺曼底登陆后,加拿大军队艰苦地向德军推进,直捣德军的后方。当时荷兰仍沦陷于德军之手,战争带来的饥荒几乎把荷兰民众推向了死亡的边缘。荷兰百姓甚至以郁金香球根充饥。加拿大军队击溃了负隅顽抗的德军,拯救了荷兰人民,凯旋回师。为了纪念加拿大军队的解救之恩,每逢荷兰庆祝解放日,荷兰女王就向渥太华市赠送10万枚郁金香球根,使加国首都增添了象征着和平与友谊的灿烂花朵。原本没有郁金香的渥太华,现在不但开满各色的郁金香,每年的郁金香节也引来了无数游客。由于同样的原因,意大利人民也对加拿大有着同样特殊的感情。

加拿大政府与人民始终对世界和平报以深切的关注。加拿大军队不但在世界大战的战场上骁勇作战,而且在冷战期间及冷战后的今天都是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的主力与先锋。

二战后,加拿大的工业得到长足的发展。1947年,艾伯塔及其他省份丰富的石油资源被开采出来,铀矿开采、铁矿加工也兴盛起来。1959年,圣劳伦斯海道的开通又刺激了加拿大经济的增长。同时,从世界各地涌来的移民流使加拿大人口激增,一座座现代化城市涌现出来,高楼鳞次栉比的市中心和宁静宜人的郊区共同织就了现代化城市的画卷。

在加拿大历史中值得一提的是华人的历史。相传,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的僧人就曾经在加拿大抵岸,但真正大规模的华人入加则开始于19世纪中期的淘金热。成千上万的中国南方沿海贫苦农民漂洋过海,沿旧金山北上到加拿大谋生。早期加拿大华人的生活充满辛酸血泪,他们干最苦最累的工作,修铁路,做仆役,却不能和其他移民一样同工同酬。他们不但不能享有政治权利,还被征收苛重的“人头税”。早期的华人只能以帮会、同乡会、唐人街等形式互帮互助。近几十年来,随着加拿大多元文化主义政策的逐步确立,华人受歧视的历史才彻底结束。

对加拿大这样一个国土广袤、人口稀少的国家来说,移民是其经济发展的支点。同化和排外的政策已被加拿大的历史所否定。70年代后,国际间的经济竞争加剧,加拿大要保持自身的经济实力,只能用一种能使各种肤色的移民包括古老的印第安移民都能安居乐业的政策来治理国家。加拿大的国策–多元文化政策和移民政策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台的。20多年来,这一政策始终没有改变过。加拿大每年都有新移民加入,20多种文化也在加拿大土地上和谐地相融共处。港、澳、台及大陆的华人移民也大量增加,许多华人都把加拿大视为寻求海外发展的最佳选择。

作为一个只有100多年历史的年轻国度,她的未来还有遥远的路要走,她也还有广阔的发展空间。我们可以确信,以史为鉴,加拿大必将谨记移民兴邦的道路,继续用多元文化主义政策缔造一个更自由、更民主、更强大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