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手机费全球最贵 其实降价方法非常简单

新移民,或是外国游客来到加拿大,第一个令他们印象深刻的事情可能就是:OMG,这里的手机费咋这么高啊。

他们是有理由惊讶的。据渥太华大学学科学技术法学教授盖斯特(Michael Geist)最近公布的一份报告:在发达国家中,加拿大的手机计划几乎在任何方面,都是最昂贵的。

稍微进行横向比较一下,我们就知道加拿大手机费有多夸张了。

在德国,基本手机计划仅17块钱;而根据加拿大电信业监管机构(CRTC)的数据,类似的服务在加拿大,最低也要41.08元。

说到这里,本国几大点心巨头可能会站出来争辩:等等!我们早就推出了每月25元的基本计划啦!

可那包括什么服务呢?以Rogers为例,他们基本服务仅有:每月150分钟的本地通话、50个短信,而且还没有数据。平心而论,这个计划对任何一个上班族都不够用。

相比之下,在英国27元可以买到300分钟、无限短信和300M数据的计划;而同样的价格在法国就能在整个欧洲范围内进行无限通话、发短信啦!

对于向客户收取这么高的手机费,加拿大的几大电信巨头总是“振振有词”:我们国土面积这么大,设备维护成本异常高,这些当然都需要顾客来分担。

数据指,加拿大人的手机网络覆盖了200万平方公里(约墨西哥那么大),而每年的维护、升级费用就达到25亿美元。

可只要对比一下,电信巨头的说法就站不住脚了。澳大利亚面积也很大,但是人家手机月费仅28块钱。

前文提到的渥太华大学教授盖斯特(Michael Geist)指出,加拿大手机费昂贵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几大电信巨头有能力去抬高价格。

在本国的电信市场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当某个巨头宣布提价的时候,其他公司很快就会跟进。例如在2016年1月,贝尔的月计划先涨5元,一个星期内,Telus和Rogers就自行涨价了。

当然,我们相信几大电信商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坐下来串谋,该如何统一定价,榨取消费者的血汗,因为那是违反了《反垄断法》的。不过上面的现象会让人们猜到,他们之间是否已经有了一种“默契”,令自己获得最大的赢利,而损害的却是消费者的利益。

只有一个方法可以遏制电信巨头的这种“默契”,就是竞争。

在曼省、萨省和魁省,贝尔、Telus和Rogers都提供了相对低廉的手机计划。例如,加拿大竞争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贝尔公司在多伦多卖的105块钱的手机计划,到曼省的温尼伯只要60元。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是因为三省的电信市场除了上述几家巨头之外还有一些小公司,如曼省的MTS、萨省的SaskTel,以及魁省的Videotron。

哦,更正一下:曼省的消费者正在失去价格优势。

在2016年5月,曼省的MTS贝尔以39亿元收购,数周内Rogers就将该省的计划上调了5元——就是这么立竿见影。这好像在像消费者表态:反正没有竞争了,我开多少钱你都得接受。是吧?

尽管总有人抱怨,“小电信公司的手机信号不好”,“宁愿多付点钱用大公司的”,但是殊不知只有它们存在了,巨头们才不敢向你狮子大开口。

另一方面,只有更多的人使用小电信公司的业务,他们才有足够的资本去升级设备、改善服务,并继续将巨头施压,形成良性循环。

瞧,让加拿大手机费降价的方法,其实就这么简单。

发表评论